福彩3d凤彩网最准专家预|e乐彩都输了多少
A-A+

四个在城里发生的诡异故事,胆小慎看!

天涯:南方鬼星

也许在大家眼里,荒废的山庄、僻静的幽谷、破败的遗迹这些地方,才是滋生灵异事件之所,但在我看来,真正让人毛骨悚然而?#20013;?#26377;余悸的东西,恰恰发生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里。

人活城市里,鬼就在身边!

现在,我就来讲讲城市中发生的那些灵异故事。

#01卖铁板烧的二叔

大城市之夜,并不总是灯红酒绿与纸醉金迷,也有不少偏僻之地,充斥着许多社会底层人的生活,二叔即是其中之一。

二叔年纪约莫六十岁,一到晚上,便会推着他的破三轮来到巷子尽头卖铁板烧。别人卖烧烤卖烤串啥的都有一整套设备,而他只有两张又破又脏的小桌子放在三轮?#30331;啊?/p>

整条巷子里的摊位,生意最差的就是二叔,不过他似乎也不怎么在意,没人知道他住在哪里,没人见过他的家人,更没人知道他的真名。久而久之,巷子里摆摊的众摊贩都把二叔当成了笑话和谈资,二叔从来不以为意,用他?#32422;?#30340;话来说,能卖点出去换些酒钱已经不错了,没必要过多奢求。

这晚夜深,气?#36718;?#38477;,几乎没人来巷里吃东西,其余摊贩俱都早早收摊,二叔叹了口气,将三轮车?#39057;?#21807;一一盏路灯下,想再等等试试?#20284;?/p>

等了半个多钟头,还真等来了?#20284;?#19968;?#36951;劭图?#36895;走到他的三轮?#30331;埃?#22235;下张望半晌,对二叔说要点菜。

见他也不似什么大客户,二叔不冷不淡应?#24605;?#22768;。谁曾想?#36951;?#23458;语出惊人,让二叔把三轮车上所有的肉菜都给烤上。二叔愣了,这一车的东西一个人怕是吃不完呐。?#36951;?#23458;面无表情,依然我行我素。二叔看着?#36951;?#23458;伸出的手,只觉得非常干枯惨?#20303;?/p>

不多时,一黄袍客在夜色中走近前来,和?#36951;?#23458;相?#33039;?#21653;?#24605;?#21477;。

他俩的对话,让二叔为之一振,原来,要吃东西的并不仅仅这俩人,还有二十余个,怪不?#27809;遗?#23458;要把所有的菜都点上。

二叔开始忙活起来,炸肉?#38745;耍?#29978;至把几天前的菜都给烤上,反正那堆人也分不出来。?#36951;?#23458;和黄袍客静静站在不远处,没有再说一句话,只是不时用眼睛盯着他俩身后。

不到一刻钟,二叔便把刚炸好的铁板烧端到了两张桌上,足足装了十二张铁盘子才装下。招呼那两人说菜好了,二叔忽?#24515;?#24613;,便匆?#36951;?#21521;对面的公厕。

二叔就是去撒个尿,一来一去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?#20154;?#36820;回,却发现桌上的十二盘铁板烧,已经被吃得精光,桌旁依然只有?#36951;?#23458;和黄袍客两人。

那一堆东西绝对不是被端走的,因为桌上和地下,到处都是刚吃完的骨头渣子和食物残渣,是谁吃的?

二叔不敢相信?#32422;?#25152;见,再一看那两人,只觉后背发凉。

好在那两人没有胡来,?#36951;?#23458;摸出好几张钞票放在三轮车上,随后与黄袍客一前一后在夜幕下远去。二叔拿好钞票,借着昏暗的路灯望着他俩的背影目瞪口呆。看着看着,就在巷子的拐角处,?#36951;?#23458;与黄袍客突然凭空消失,巷子里只剩下二叔一个人。

二叔顿时浑身哆嗦,再一看手里的钞票,?#35895;?#21464;成了一沓冥币。二叔大骇,急忙扔掉冥币,拉起三轮车飞速离开。几秒种后,巷子里空空如也,只余下满地的残渣。

接下来,二叔都没有来摆摊卖铁板烧。刚开始有些摊贩还偶尔提及几句,但几天后,大家也都渐渐不提了,竟似这里就从没有二叔这个人一样。

不过,这条巷子里,开始出现一件难以理解的事。每晚快到收摊时,总会有一些摊贩发现自家的东西不明就里地少了一堆。摊贩之间不会无聊到偷别人的食物,而周围的野猫野狗啥的,也都被严密看管没机会来偷吃,那偷东西的?#28900;故?#35841;?

越想?#35762;?#23545;劲,众摊贩听说城北有个柳道?#28900;?#20110;此道,便凑钱去请。

柳道士来到现场仔细查看,最后得出结论,此地在不?#20204;?#26366;经出现过不干净的东西,那些东西在此停留后,并没有完全消失。

众摊贩赶忙央求柳道士帮忙解决,柳道士命人杀了一只活鸡,将鸡毛贴在巷子的墙上,再将鸡血泼在墙?#24688;?#20934;备停当,柳道士当众念咒作法,作完后告诉众人此事已了,让众摊贩不必再忧心此事。

待柳道士离去,众摊贩不知是谁说了一句,那不干净的东西怕不是二叔吧。于是,二叔在顷刻之间就成了众?#25628;?#37324;的?#20013;恰?/p>

当晚,众摊贩果然没有再丢东西。

到了次日晚间,一人推着三轮?#30331;?#26469;摆摊,赫然是消失数十日的二叔。众摊贩看到他都避之不及,没人愿意和他说一句话。到收摊之时,二叔的三轮车上少了很多食物。二叔本想问问大伙儿,但见众摊贩都躲闪?#32422;海?#20182;便?#33618;?#36890;过破口大骂来宣泄。

?#24189;?#20197;后,每天晚上,只有二叔的东西会莫名其妙被偷,其他摊贩则相安无事。二叔虽有不甘却无可奈何,无人和他说话,加之入不敷出,让他身体变?#36855;?#26469;越差。

在一?#26410;?#25195;三轮车时,二叔猛然发现三轮车车身侧下方,?#37034;?#20010;用菜油写的字:生前惨死只求饱饭。二叔愣了很久,似乎想到了什么,默默收摊。

自那时起,二叔每晚依然丢东西,但他不再骂人了,身体看似也好了不少。不仅如此,其他的摊贩经常见他蹲在角落发呆,一副和空气交流的模样。

数月后,二叔病逝,巷子里亦再也没有出现过丢东西的事。

一好事摊?#26041;?#21069;后发生之事告诉城北柳道士,柳道?#30475;?#24778;,连?#39592;?#24448;,看后不断摇头,悻悻而归。

原来,那晚的?#36951;?#23458;和黄袍客,乃是阴兵差吏,押解二十余新鬼上路,途径此处便点菜吃饭。

可有一新鬼却暗中?#27833;眩?#30041;在巷中,每日晚间偷吃众摊贩之食物。直到柳道士作法驱鬼方才作罢,但柳道士道行不深,新鬼仍可偷食二叔之摊。

待二叔发现那八个字后,心念新鬼?#38378;?#20415;不再介意,反而因为有新鬼之陪伴而多活?#24605;?#26376;。二叔死后,新鬼再无食可偷,不久便魂飞魄散。

#02娃娃机的人偶

雨晴、萧琳、乐乐三女是大学一个宿舍的姐妹,毕业以后,均在城市里找到工作,三姐妹?#26143;?#28145;厚,共同租住一处套三的电梯公寓。

一个周末,三姐妹携手看电影逛街,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,三女?#24760;?#20102;不少新?#36335;?#26032;裙子,回家途中,路遇一家公仔娃娃店,里面摆放有数十台抓娃娃机,三姐妹兴致勃勃,买?#39029;?#35797;。

娃娃机里的公仔不是那么好抓的,萧琳和乐乐把手里的币都投完,一个都没抓起来。正自懊恼,却见雨晴立于一台娃娃机前方,正凝神专注操作。看向娃娃机里,是一堆穿着漂亮衣裙的金发人?#36857;?#20004;女走上前去,目睹雨晴摆动摇杆抓人偶。

连着抓了十余次,无果。两女劝雨晴放弃,但雨晴摇头,继续买?#39029;?#35797;,看她的表情,好似对娃娃机里那只人偶志在必得。

最终,花了?#35805;?#20803;后,爪子抓起人?#36857;?#25172;进了出口,雨晴成功了。

拿起人?#24613;?#22312;胸前,雨晴兴奋不已,这人?#21363;?#30528;红色长裙,长着一双蓝色眼睛,很是好看。于是三姐妹提着大包小包,回到了公寓。懒得做饭,三女点好外卖,在餐厅边吃边聊,那只人偶与买回来的?#36335;?#23601;放在沙发上,?#28982;?#20799;再收拾。

饭毕,雨晴一转头,猛地发现那人偶的蓝色眼睛微微动了一下,雨晴一怔,急忙告诉萧琳和乐乐。两女即刻看去,人偶并无异常,萧琳笑说该是雨晴眼睛花了,乐乐?#37096;?#29609;笑道雨晴抓了一只有灵性的人偶。雨晴听得又喜又骂,追着两女打打闹闹。

到了晚间,把东西收拾停当,三姐妹各回各屋就寝。

由于格外?#19981;?#36825;只人?#36857;?#38632;晴将人偶放在床头边的柜?#30001;希?#35753;它斜靠着墙壁。躺在床上玩了会儿?#21482;?#38632;晴眼皮子打架,便关灯入睡。

迷迷糊糊,不知到了什么时候,睡梦中的雨晴,突然感觉到一?#26188;?#24418;的压力在?#32422;?#36523;体上方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雨晴只觉呼吸困难,双手双脚亦被什么压住一样,动弹不得。

房间漆黑一片,窗外的残月透进来些许月光,残光阴冷。

雨晴浑身大冒直汗,艰难睁开眼睛借着月光看去,屋里什么都没有,但身上那股压力?#20174;?#26469;愈强,压得她几近窒息,床单枕巾早已被汗水浸湿。

忽然,雨晴想起另外两间房中还住着好姐妹萧琳和乐乐,便要张口呼救。谁料这刚一张口,一只无形的大手瞬间以?#20570;?#20043;势扣抓在她头顶,大手冰凉有力,死死扣住她的头颅,用力挤压。

雨晴吃痛不已,也渐渐失去意识,伴随着大手的扣抓,几声阴森的女人笑声出现在屋里,平白无故,却又清晰在耳。

雨晴在昏死之前的一秒,用尽最后的力气,终于勉强扯开嗓子,高声大叫一声。

宁静的夜,她的叫声划破长空,隔壁房中的萧琳和乐乐被瞬间惊醒,她俩念及雨晴的安危,来不及穿戴?#36335;?#24613;忙朝雨晴房间奔来。一推门,房门?#35895;?#34987;反锁,在平日里,三姐妹的门都是不锁的,两女互望一眼,心中扑腾直跳。

再一听,房中的雨晴再没发出半点声响,两女一咬牙,?#37096;?#25151;门,随即打开灯,只见雨晴大?#20013;?#22320;躺在床上,人事不省,除此之外,房中并无他人。

奔近床边,发现雨晴还有呼吸,两女急忙给她擦?#20154;谷?#27748;,一阵忙乱之后,雨晴才缓缓醒转。看到好姐?#35868;?#22312;照顾?#32422;海?#22905;吓得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也心有余悸地把之前遇到的事,原封不动讲了出来。

两女听得一惊一乍,四下看了看,房中一切正常,便安慰雨晴说是不是做了噩梦。雨晴坚决摇头,如果刚才的事是梦,那也太真实了。再也不敢独自一人睡,雨晴央求两女就在房中陪她过夜,两女心有不忍,只?#20040;?#24212;。

重新入眠,幸好房间的床很大,三姐妹躺在一起也不嫌挤。关上灯后,三女只是聊?#24605;?#21477;后,便?#36861;?#36827;入梦乡。

又不知过了多久,那阴森的女人笑声,再次凭空出现。最先听到声音的是雨晴,她吓得拉了拉身边的两女,萧琳和乐?#20013;?#36716;,那声音也尽数传入她俩耳朵,两女这才相信雨晴之前所言非虚。

正待开灯,可是,一道强有力的压力将她们死死压住,与此同时,三只无形的手同时伸来,一手一头,三姐妹的脸被扣抓得极度变形。

挣扎之下,三姐妹的手拉在了一起,就是这个动作,让三女增加了力量,虽然不敌,但她们?#25925;?#22362;持着没有放弃,保留着意识。

终于,外面的天空泛白,天就要亮了。三只大手的力?#24656;?#28176;减弱,三姐妹得?#28304;?#24687;,直到天完全亮,那股压力亦无影无踪,三女犹如死而复生?#35805;悖?#19968;阵抱头痛哭。

冲了个?#20154;?#28577;,三姐妹当即决定搬家,再也不住在此处了。中午,搬家公司就来搬运行李,她们一刻也不愿意再多呆,收拾好各自的东西,逃也似的离开公寓。

那只人?#36857;?#38632;晴也没有忘,塞进了包袱里。新公寓很快就到了,在搬包袱上楼之时,搬家工人一个不小心,那只人偶悄然掉落,正巧一条流浪狗经过,趁众人没注意的当口,流浪?#36820;?#36215;人偶?#23545;?#36305;开。

当晚,收拾东西之时,雨晴?#20063;?#21040;那只人?#36857;?#36951;憾之下也?#33618;?#23601;此作罢。不过住在?#24405;?#21518;,昨夜的怪事没有再次发生,三姐妹都睡了一个好觉。

到了次日一早,三姐?#20040;?#25140;整齐上班。刚下公交车,雨晴就见一群人围着一?#20882;?#26641;在议论着什么,由于快要迟到,所以她没有停留,从人?#21495;?#24555;速通过。

而那群人,正用惊奇的目光盯着一棵四米来高的柏树,在柏树的树枝上,吊着一条死去的流浪狗,流浪狗全身?#35805;?#30382;,脖子被一根打结成手掌模样的麻绳吊着,随风摇摆,死状凄惨。众人对着吊死?#20998;甘只?#33050;,交?#26041;?#32819;。

在柏树树干的角落,倚着一只红裙蓝眼的人?#36857;?#20154;偶身上脏兮兮的,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……

#03装?#20301;?/h2>

秦雪是一个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的女子,她耳聪目慧做事麻利,很受公司老板赏识,所以毕业还不到三年,就被提拔为公司办公室副主任。

这天,秦雪被派到南方的一座大城市出差,她行事?#26700;?#39118;行,三下五除二,一个下午就把所有的事情悉数办完,愉快地用过晚餐后,她开了一间?#39057;?#25151;间住下,准备明天一早就乘飞机回去。

?#39057;?#26159;四星级的,很上档次,秦雪开的房间位于?#39057;?#22823;楼的二十二层,这是她?#32422;?#35201;求的,据说这个高度的空气是城市中最好的,她虽?#33618;?#32426;轻轻,但却是一个懂生活的女子。

舒舒服服地冲了个?#20154;?#28577;,洗去一天的劳累,秦雪裹着浴巾走出浴室,四星级?#39057;?#30340;房间很大,不会觉得拘束和压抑,她正准备看看电视,忽然眼睛瞟?#35762;?#38754;的墙上,挂着一幅装?#20301;?/p>

装?#20301;?#30340;画框约莫?#37034;?#31859;宽,画里是一片红色的枫叶林,林中有一条石板路,漫天的枫?#31471;?#39118;飘落,石板路上也撒满了枫叶。在那石板路的尽头,是?#33618;?#19968;女两个年轻人,两人手拉着手神情亲密。整幅画笔锋简洁意?#25104;?#36828;,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佳作。

秦雪看了画后,更是心潮澎湃,因为,她和她现?#25991;信?#21451;,就是在枫叶林中相识的。

那是四年前的事了,快毕业的秦雪刚失恋,还没?#30001;?#19968;段失败的?#26143;?#20013;走出来,便一个?#22235;?#40664;来到郊区的枫叶林散心。一个机?#30331;?#21512;下,现?#25991;信?#21451;出现在她眼中,从相识、到相知、再到相爱,两人的?#26143;?#36208;得很?#24120;?#30452;?#20004;?#22825;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

回忆着和?#20449;?#21451;的种种,秦雪脸上一阵红?#21361;?#24525;不住伸手去摸画中的枫叶。

谁料,手指刚?#24352;?#19978;,那幅画?#35895;?#19968;下子从墙上掉落下来,“?#23613;?#30340;一声摔在地板,画框上的玻璃碎了一地,好在画没有破损。

秦雪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急急忙忙找来扫帚清扫碎玻璃,在扫地的过程中,她发现玻璃渣里还有两根鸡毛?#32422;?#20960;张黄色的碎纸。画?#35805;?#27861;再挂上去了,她只得把画放在电视柜上,?#21335;?#26126;日退房时赔偿?#39057;?#19968;些钱就可以了。随后,她拉上窗帘进入梦乡。

当晚,秦雪正睡得香甜,突然间,一阵急促的玻璃?#27809;?#22768;从窗户那边传来。秦雪刚开始没以为意,侧身继续睡,哪曾想那?#27809;?#22768;却越来越大,一下下地竟似在?#20040;?#22905;的心。

秦雪当即从床上坐起,凝神静听,那声音不仅没有消失,反而愈加急促。

连忙按开灯,秦雪屏住呼吸,窗帘是紧紧拉着的,看不到外面,况且这里是二十二层,三更半夜怎么可能有人在窗外呢,难道说外面的不是人?

秦雪吓得心跳加速,慌忙拿起?#21482;?#25171;给?#20449;?#21451;,战战兢兢把事情告诉对方。?#20449;?#21451;听后不断宽慰,说也许是她太过劳累造成的幻觉,?#35895;?#22905;勇敢地拉开窗帘看一看。

一开始秦雪怎么也不愿意,后来在?#20449;?#21451;的鼓励下,她咬着牙,颤抖地拉开了窗?#20445;?#26524;然如?#20449;?#21451;所说,外面空无一物,那?#27809;?#30340;声音也随之停止。

秦雪终于松了一口气,挂掉电话,再次躺回到床上。但她这次却不?#20197;?#20851;灯了,就那么开着灯睡觉,毕竟明亮的灯光能缓解心中的胆怯。

过了不知道多久,秦雪又被一个声音吵醒,闭着双眼的她一个激灵,猛地睁开双眼朝窗户那边看去,这一看,直把她吓?#27809;?#39134;魄散。

夜幕下,在那透明的?#23433;?#29827;外,赫然是一张巨大的人?#24120;?#37027;张人脸皮肤黯淡毫无血色,斗大的眼框里?#35895;?#27809;有眼珠,额头不停?#19981;鞔安?#29827;,发出?#27809;?#22768;。

秦雪看得发毛,大骇之下甚至不知道?#36855;?#20040;办。

人脸好似也发现了秦雪在看,缓缓张开大嘴,在那嘴里,竟藏着一张小?#24120;?#23567;脸不断摇?#21361;?#38453;阵凄厉的笑声隔着?#23433;?#29827;传入房间。

秦雪吓得双腿一软,下意识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恐惧嚎叫,就那么跌倒在地,随后便就地晕?#21097;?#20160;么都不知道了。

她的叫声在黑夜里格外惨烈,?#39057;?#20445;安闻之,带着人匆匆赶来。在门外?#20204;?#19981;开,只?#35868;?#21069;台打开房间的门冲将进来。看到地板上人事不省的秦雪,保安们大叫不好,急忙送去楼下的夜诊所,大夫见状不敢怠慢,喂药输液,好一会儿秦雪才悠悠醒转。

见周围站着一群人,秦雪这才惊魂未定地陈述前情,众人听后?#36861;?#25671;头,没人相信她的话。

?#39057;?#32769;板站在最远处,听完秦雪的话后,默然走回二十二层的房间,才发现那副装?#20301;?#26089;已不在墙上了。看了看时间,已经早上五点半,?#39057;?#32769;板无?#25105;?#22836;?#37202;?#25720;出?#21482;?#22312;通讯录中找到一个人的电话,拨了出去。

等到天亮,太阳没有出来。一辆出租车停在?#39057;?#38376;口,后门打开,走下来一位抽着烟袋的瘦小老头,看他的双眼,已经瞎了。

?#39057;?#32769;板一看到老头,当即迎上前去,没说别的,径直将他领到了二十二层的房间?#23567;?#21018;进房,老头吐了一口烟,淡淡说道这间屋他是第二次来了。?#39057;?#32769;板连忙应承,满脸堆笑让老头再帮帮忙。

老头眼?#33618;?#35265;物,但他却能感知房中的构造和空间,他摸了破碎的画框后,?#35753;频?#32769;板去买一个新画框,随后用手敲了?#20040;安?#29827;,接着在地板垫上毛垫,喃喃自语不知念了些什么,念完后,他摸出两根鸡毛和一张黄符纸,蘸着口水贴在了新画框的背面。

贴好之后,老头让?#39057;?#32769;板将装?#20301;?#23567;心放入新画框,然后重新上墙悬?#25671;?#24067;置停当,老头才满意地抽了一口烟袋,表示那俩不干净的脸已经被镇住,但三年内?#33618;?#20877;破坏画框背面的鸡毛和黄符纸,否则会大难临头,?#39057;?#32769;板接连点头。

一切?#36335;?#24674;复?#20284;?#38745;,秦雪回去后大病一场,她根?#38745;?#30693;道,在半年前,?#39057;?#20108;十二层那间房里,曾经有一位?#21507;?#19971;个月的孕妇离奇死亡,一尸两命。

秦雪从此再也没去过那座城市,但那间房中,装?#20301;任?#22312;墙而挂,依旧在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房客。

#04相机人脸识别

刚毕业的田?#29627;?#36890;过招聘进入了千岛公司,公司位于市中心飞龙大厦十三楼,共有员工六十多个,效益还算不错。

田?#33046;?#21040;的第一天,公司本着人文主义的关?#24120;?#35753;他?#32422;?#25361;选办公?#25671;?#30000;凡选了又选,最后发现在十三楼楼道最尽头有一间办公室,室内面积很大,但却没有一个人在里面办公。

于是,田凡选中了这间办公室,同事们?#25104;?#39039;时大变,吱吱唔唔地表示这间办公室很邪乎,最好不要进去,别的同事都宁愿挤在一起办公也不愿来这。

田凡才刚二十岁出头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,再?#30001;?#20182;是典型的无神论者,闻言更是一下子做出决定,就?#35868;?#38388;办公?#25671;?/p>

花了一个上午,田凡把办公室打扫干净,便开始了他在千岛公司的工作。

很快一个月过去了,田凡和同事们相处融洽,在他所在的办公室中,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,田?#27531;南耄?#30475;来之前那些传言都是不可信的。

这天,田凡晚上?#24433;啵?#30452;到傍晚?#35828;?#24038;右他才忙完,摸出?#21482;?#38754;对着?#32422;海?#20182;想在朋友圈发一张自?#24700;?#25234;发情感,可?#30415;?#22909;位置准备按下快门,怪事来了。

?#21482;?#23631;幕上,陡然出现了两个人脸识别框!

整间办公室乃至整层十三楼,除了他之外再无别人,那,相机屏幕上的人脸识别框,怎么会有两个,一个框住他?#32422;海?#21478;一个在他身后的墙?#24688;?/p>

田?#27493;?#25235;?#21482;?#24613;忙回头,无人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举起?#21482;?#21448;一次尝试,可那人脸识别框,?#35895;换故?#20004;个。田凡心里有些发慌,想起同事们对他说的话,心跳不自觉开始加速。不敢在办公室?#20040;?#20182;抓起钱包,飞快逃离。当晚,田?#24067;?#20046;一夜未眠,在家里他又一次试了试?#21482;?#33258;?#27169;?#24182;没有异常,这么说问题就出在公司的那间办公室?#23567;?/p>

次日,田凡走进办公室的时候,明显有些不自在。但他没?#37034;?#20107;情告诉别的同事,而是借着公司白天上班人多的当口,再?#26410;?#24320;?#21482;?#33258;拍。

说来也怪,在办公室别的角度拍摄都是正常的,但只要镜头朝向他座位的背后墙角,必然就会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脸识别框。田凡在背后的墙角四处细细观瞧,墙面很干净,并没有什么人脸模样的线条什么的。

在公司一整天,田凡都?#32426;方?#30385;,一下班,他?#25512;?#19981;及待给农村的三舅打电话,三舅在那些方面有些研究,之前田凡?#28304;?#37117;是嗤之以鼻,现在也不得不求助于三舅。

待听完侄儿的讲述,三舅出了一个主意,让田凡买点糯?#36861;郟?#29992;狗尿浸湿涂抹在?#21482;?#38236;头上,然后关灯对准墙角曝光?#24700;眨?#37027;东西就会?#20013;小?#30000;?#33756;?#19981;明,但?#25925;?#19968;一照做,他是个急性子,等不到明日,做好准备工作后便连夜回到千岛公?#23613;?/p>

公司里早已空无一人,田凡打开走道尽头的办公室门,进去之后,想着三舅的话,便没有开灯。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恐惧和慌张,田凡举起?#21482;?#25226;镜头对准他座位后的墙角,颤抖按下?#20284;?#20809;快门。

咔擦!

一道白光闪过,原?#37202;?#40657;一片的办公室,瞬间变得如同白昼。

田凡眼睛不自觉地一眨,但他的余光,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?#33618;唬?#22312;墙角赫然多了一个人,那人衣衫褴褛,面无血色,浑身上下阴冷无比,更可怕的,那人的双肩处,没有双手,就那么僵直地站在墙角,一动不动,瘆人之极。

田凡吓得小便失禁,但他?#25925;?#21193;?#31354;?#23450;住?#32422;海?#25509;连按下曝光快门。在连续的曝光下,墙角那人的身影慢慢变得透明,最后,消失得无影无踪,竟似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噼啪一声,?#21482;?#20877;也抓不稳了,掉落在地,田凡也无力地坐在了地上,大口喘气,汗水浸湿了?#36335;?#28151;合着小便的味道,气味怪异。

到家后,田凡没多久就睡着了,次日他再到公司,紧张地摸出?#21482;?#25293;摄,这一次,人脸识别框没有了,终于没有了。田凡如释重负,心头大石总算落了下去,仰坐办公?#21361;?#24515;说现在可以认真开始工作了,太不容易了。

伸手去拉抽屉,一拉不动,田凡用了用力,?#25925;?#25289;不动。

办公桌的抽屉是没有锁的,平日里拉关都是非常顺滑。怎么今日却怎么?#24598;?#19981;动,而且这种拉不动,并不是里面有物卡住,而是有手在里面对拉那种。

田凡心有疑惑,却未在意,在茶杯里加满水,便去卫生间上厕所。上完厕所,田凡刚要?#20284;?#33590;杯?#20154;?#33590;杯却不翼而飞,四处?#24050;埃?#33590;杯?#35895;?#34987;放在了左侧书架的顶上,杯里的水还在。

太诡异了,同事们不会和他开这种无聊的玩笑,会是谁?

田凡一屁股坐下,再一次陷入了沉思,但怪事并没有就此终结,反而层出不穷越来越多。

明明鼠标就放在那里没动,但电脑屏幕上却显示有人控制着鼠标在移动。放在办公桌左侧的订书机,眨眼间竟摆在了?#20063;唷?#32763;开做记录的?#22987;?#26412;,第一页赫然是一个血红色的手掌印。

田?#33046;?#28291;了,他的神经无法承受,一口气冲出办公室,昏倒在了电梯口。

当天,田凡就离职而去,据说后来去医院检查,查出了重度的?#38047;?#30151;和恐慌症,一个原本活泼朝气的小伙子,这辈子可以说毁了。

四个了,是第四个了!公司高层得知事情之后,?#33618;?#40664;然叹息,在五年前公司进行装修之时,一个装修工人在十三层楼道尽头的那间办公室被砸断了双手,失血过多而死,?#24189;?#20197;后,那间办公室就没太平过。

而如今,那间办公室,?#33618;?#20877;次被尘封。


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:“XRecords?#20445;?#22797;制搜索)

觉得文章不错,打赏一下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
搜公众号老吴爱讲鬼故事
作者: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
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,没有填写个人说明。

推荐灵异事件

另一个世界

2018年1月1日,爷爷因病去?#28291;?#20294;由于请风水先生看过下葬的日子,随意下葬的日子定在了1月21日,整整在家...

医院拾钱

我从小生活在一个镇上,镇?#29616;?#26377;一家医院。这个医院因为医生的失责和医术的落后导致很多人死在医院,其...

夜里听到的哭声

各位看官请看过来,今天给大家讲的是关于村里有人死前,夜里听到哭声的故事。 我们村里面有一位大伯,50...

家中的一位女鬼

在这个网看了挺多的灵异时间,于是就想?#32422;?#21548;家里人?#28783;?#30340;事。 这些事都发生在我家的平房中,我大致给大...

灵异故事(三十八)

今天忙了一天,早8点吃早餐到晚7点才吃饭,中?#25237;?#30465;了。今天就分享一个故事。 我们下一家没有故事,他不...

我有第三只眼7:失魂夜

这是一个朋友分享给我发生在她身上的怪事。朋友说,3年前,晚上因为玩游戏的事情和老公吵架,?#36710;猛?#20982;,...

发表评论

1、请勿包含私人信息;2、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。

福彩3d凤彩网最准专家预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软件 彩888下载 彩天地是骗局揭秘 盛世票秒速时时 在线pk10计划网页版8码 二人麻将规则 领航时时彩软件 重庆时时1000期走势图 金凤凰app下载 幸运赛车